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一 >> 正文

运输需求急升 物流业成复工关键一环

2020年2月11日 07:27  21世纪经济报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运输需求急升 物流业成复工关键一环

实 习 生 郑玮 广州报道

若不是此次疫情,2月10日原本是广州创维平面显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创维”)交付订单的日子。

但如今延迟复工,四楼偌大的主机生产组装车间内,4条生产线仅复工了2条,厂区内一片安静。

“在册的1150余名员工中,仅有450名员工到岗,因此产能只能维持原来的50%。”此刻,广州创维总经理黎杰伟甚至顾不上提升产能,他仍在为寻找原材料而奔忙。

原来,广州创维此前的原料备货仅够维持3天,远在浙江的供货商此时仍未复工,远水解不了近渴,工厂即将面临“断炊”。

这仅是上游企业延迟复工导致下游企业供应链面临“断炊”的缩影之一。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一方面,受各地延迟复工影响,加之防控升级背景下高速道路情况不一,不少已复工企业的物流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另一方面,受延迟复工所累,物流企业正在经受包括房租、工资等在内的多种成本压力。

压力最后传导到物流公司

提及此次疫情对物流行业的影响,成都云柚物流CEO周吉龙感受颇深。

“越来越多的企业复工,对于运输的需求极速上升,但对物流行业而言,供给端出了大问题。”周吉龙直言,目前能跑运输的大车司机太少了。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中国物流市场的供给端,绝大部分车辆是个体车辆,而个体车主又绝大部分以农村车主为主,尤其是湖北、河南、山东、安徽、河北等个体车主居多。

“相比增长的物流需求而言,物流市场最大的问题是缺车。我们近期对公司平台上的数百名大车司机做了回访,发现其中能够出车的比例仅为10%。”周吉龙抱怨,目前绝大部分大车司机还被“隔离”在村子里,甚至有些村子做得更夸张,用挖掘机把路都堵了起来,导致人和货车完全出不来。

在他看来,物流行业中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当属物流公司,其中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如果把物流整个比作100%的话,超过90%的交易额或市场容量掌握在中小企业手中,顺丰、‘四通一达’等快递公司占比9%左右。”

周吉龙认为,企业延迟复工,实际上压力最后都会传导到物流公司身上。

广东康航物流运输负责人蒋海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物流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资金很紧张的行业,物流公司的抗风险能力普遍不强,中小企业更加难以承受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周吉龙也表示,物流公司对上游客户而言,一般是按周或月结账,有时候对于大的企业客户需要按季度结账,但物流公司对下游个体司机而言,需要尽快付钱,不能拖得太久。“这些物流公司现金流非常紧张,包括发工资、交租金的现金一般不会超过3个月。”

除此之外,工厂延迟复工对物流公司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人力与房租成本攀升。蒋海辉所在的企业有员工126人,单在人工上的开销就高达100余万元,而办公室及仓库场地租金每月也超过10万元。

“工厂没有复工,我们物流公司就没办法发货,而人员的工资、办公室和仓库租金按月需要支付,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压力巨大。”他说。

物流业将影响整个供应链

实际上,物流问题在制造行业领域显得更为严峻。

“运输的需求其实大部分来自于实体商品的制造和流通环节,任何一个产品生产出来前都离不开供应商之间的运输。”周吉龙以制造业物流问题举例。

消费者下单一个杯子,快递只是物流中最后一个环节,但从原材料到工厂,从工厂到经销商,中间的物流运输非常复杂。

周吉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个制造工厂可能有2-3个供应商,同时一个供应商可能也同时服务2-3个客户,因此这些需求需要很多中小物流公司来完成。

黄建国所在的长沙银汉物流公司,客户主要在珠三角地区的电子产业公司。他判断,即便企业复工,物流企业的全面复工也会延迟到3月初。

“物流行业的畅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某个产业的供应链。一家企业复工只意味着产业链上某个环节恢复产能,上游的供应商、下游的经销商都需要物流行业的运输,因此物流也可以称作制约供应链的关键环节。”黄建国说。

他以珠三角的电子制造业举例,东莞的电子工厂接到订单,需要远在湖南的上游供应商供货,也需要将产品从东莞运送至下游分布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这就像是一个连环,一环扣一环。例如这次春节期间,上游的原料因为封路送不出来,影响到的直接就是下游购买手机的消费者。”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此次疫情封路影响,一些在无锡的供应商无法将产品及时运到广东,因此只能选择就近更换供应商。但这涉及一系列的流程要走,包括寻找附近的供应商、审厂、工艺流程对接等,因此整个产业链都会受影响。

除此之外,该企业主还反映,因为今年复工时间因疫情一推再推,产品的运输成本也大幅提高。

“我们在年前完成了一批海外订单,原本打算在大年初四复工时及时运出。但因为园区复工门槛较高,错过了交货时间,10号复工后我们只能由海运改为航空运输,一下子让我们的成本增加了近50%。”在他看来,因为物流,不单自己的成本提高了,还导致了下游公司的成品价格失去了竞争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申通、中通、韵达、百世、德邦快递等企业快递服务网点已在10日陆续恢复正常营业。而中国邮政、顺丰、京东物流、苏宁物流此前一直正常运营。但即便如此,快递业到本月中旬也仅能要恢复到正常产能的4成以上。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亨通崔根良:抢占行业发展制高点,成为行业领跑者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
北京快乐8 建筑安装| 广西快3| 斗牛棋牌| 广西快3| 斗牛棋牌|